欢迎光临咸阳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今天是: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贪欲,使他迷失在巷道中 ——广安市矿山救护大队原大队长仲维华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发表日期:2017-07-05 14:51:03 来源:监察室

一个身经百战、救人于危难之中的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迷失在贪欲中,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却救不了自己,令人唏嘘不已。

“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曾对我说,不要去贪钱,饿不死人的。就连母亲,这个连钱都不怎么认识的老实人也多次对我说不要去贪钱。可是现在,我这个儿子怎么向他们交代!”四川省广安市安监局原党组成员、市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仲维华(副处级)的忏悔姗姗来迟。

当官就不要发财,发财就不要当官。仲维华的落马再次警示广大党员干部,不要把当官作为一个满足无穷贪欲、获得无限私利的捷径,那样迟早要完蛋。

2017年4月,仲维华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曾经是励志典型

仲维华农家子弟出身,是姐弟五人中唯一一个能读书的幸运儿,父母对其期望很大,时常鼓励他“用劳动去挣”“拼命去干”。从小他就养成敢于拼搏的性格,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都异常勤奋、刻苦。

1986年,仲维华考上大学。当时,为了能有一个箱子上学体面些,他与多病的父亲大吵一架。父亲为给他攒钱买箱子,拖着病重的身子起早贪黑手撕黄麻卖。看着父亲那浸满血迹的双手和咳嗽不止的样子,他心如刀割,发誓要干出一番事业。

从1990年参加工作开始,仲维华先后在绿水洞煤矿、华蓥市司法局、华蓥市公安局、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市安监局等单位工作。在同事、同行眼中,他是一个才子,会技术,曾是煤矿行业的技术能手;懂法律,曾为企业挣得不少利益;擅写作,曾是全市公安战线的业务尖兵、宣传骨干。由于技术硬、业务精、能力强,仲维华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

2006年,仲维华下派到岳池任公安局副局长,一些人开始围着他转。有一次,他去云南出差,一个在云南工作的岳池老板表示要请他吃饭。

“那是我吃过最高档的饭店了,甚至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一进饭店,仲维华就呆住了。饭后,老板又安排他去唱歌……

“那天我玩得提心吊胆,也很激动,特别是从其他人那了解到那顿饭花去了几万元,我感受到了钱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之后我的思想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始不断追求权力。”落马后,仲维华忏悔说。

踏上以权谋私的“致富路”

执纪人员说,伴随着职务的提升,手中权力的增大,仲维华不仅没有意识到权力越大责任越大、风险越大,反而逐渐志得意满,私欲日益膨胀。

特别是来到煤矿安全监察部门后,仲维华感觉自己走上了人生的上坡路,更加放纵,完全没有意识到因为放松警惕、疏于自律,实际上正逐渐走向人生的下坡路。

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煤矿安全监察部门的工作职能,就是依法监察煤矿企业,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矿井。可以说,对煤矿企业有“生杀大权”。在仲维华看来,再严格的法律法规,也比不上谋取私利重要,这个工作一下就成了他眼中的“肥差”。

2009年一个阴雨绵绵的上午,仲维华带队到一个煤矿检查,在漆黑的巷道里,陪同的煤矿工作人员塞给他一叠东西,他用手一捏,知道那是钱。刹那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冲上大脑,有不安,有惊喜,有惶恐。但金钱的诱惑让他紧握的手始终没有松开。

自那以后,从到煤矿检查收取红包,到春节拜年收取礼金,再到帮煤矿办事收取好处费,他一发不可收拾,想停也停不下来,一步步踏上了将权力变为挣钱工具的“致富路”。

执纪人员介绍,在仲维华担任市煤监办副主任短短4年间,其收受钱物的煤矿老板近百人次,金额上百万元。可以说,几乎整个广安的煤矿都被他“通吃”。

花公家钱还“理直气壮”

除了在煤矿上打“主意”,仲维华还把单位当成自家“摇钱树”。从几块钱的私家车路桥费,到直接套取几万元私吞;从吃饭三块钱不打卡,到一家人吃一顿火锅108元都要回单位报销;从买面买皮蛋去看望女儿老师,到自己买一部手机;从私家车加油,到与前妻一起旅游,无不从单位报销。在他看来,作为单位的一把手,是公家的人,花公家的钱理所当然,吃点用点不算啥。

一件件,一桩桩,彻底迷乱了仲维华的心智,让他与组织的要求、父母的期望也渐行渐远。

2012年至2016年,仲维华利用担任市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和市安培中心法人代表职务之便,通过在矿山救护大队和安培中心虚报各类发票套取资金数十万元,全部用于个人开支。

执纪人员介绍,仲维华纪律意识淡薄,违纪次数较多,将单位的钱视为自己的钱,属于典型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

“十八大之后,我还抱着以前那种在单位吃点、喝点、拿点、收点没有关系的旧思维,没有去想过收敛、收手,‘刹车’。单位组织学习也没有放在心上,从没认真学、认真想,没有敲响警钟,总认为‘麻子长在别人脸上’。”仲维华忏悔说。

在移送司法机关前,仲维华对自己做了一个评价:“几十块钱、百把块钱都看得起,甚至就连几块钱都看得起,自己哪像县级干部,倒觉得自己像一个瘪三。”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仲维华的影响下,其所在单位的一些人也借机占公家便宜,他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因为自己都不干净,说不起硬话,不敢、也不能去管好下属或身边人。

船到江心补漏迟

“我记得有个领导说过,开一次会就流一身汗,但我就没有这种感觉,我觉得会开了就算了,从不把它当真。认为反腐只是一阵风,没有引起重视,始终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仲维华忏悔说。

古人云:“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仲维华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也算事业有成,原本可以和家人朝夕相处、享受天伦之乐。可是他却被物欲蒙蔽了双眼,不安分守己,最终坠入深渊。其教训,不可谓不深刻。

执纪人员介绍,仲维华把权力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在他的辖区内,哪家煤矿“懂不起”,他就会去那里“转转”“检查检查”。用他自己的话说,煤矿企业经不起检查,不是这里不合格,就是那里不达标,始终找得出漏洞。在煤炭旺季,停一天的损失就是以万计算,收几千块钱、万把块钱那都不叫事,对煤老板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只要不关煤矿,不责令其停业整改,煤老板都会“懂得起”。

“船到江心补漏迟”,面对自己的悲惨结局,仲维华懊悔不已。他忏悔道:“在一个充满诱惑的环境中,如果放松学习,就会引起思想滑坡。由于工作关系,我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其中不乏煤矿老板。对他们那种一掷千金、纸醉金迷的生活,开始我是轻视、反感的,认为那是低级、庸俗的东西。但久而久之,对此变得习惯、认同,继而发展成欣赏、羡慕,到最后是追求、攀比。”扭曲的心理必然产生扭曲的行为。仲维华在诱惑和攀比中渐渐失去心理平衡,忘了自己共产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终于过线了、越轨了、犯罪了,并且越滑越远,越陷越深。

作为矿山救护大队大队长,“能救护别人,却救不了自己”,等待仲维华的将是漫长的铁窗生活。(朱丹文)

(来源:北京纪检监察网)

打印】【关闭

咸阳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 陕ICP备06011968号

回顶部